<listing id="3fbvl"><cite id="3fbvl"></cite></listing>
<menuitem id="3fbvl"></menuitem><var id="3fbvl"></var>
<ins id="3fbvl"><video id="3fbvl"></video></ins>
<var id="3fbvl"></var>
<cite id="3fbvl"></cite>

Welcome to the official website of Qingdao hawk machinery equipment co., LTD.

English

中文

Your current locationHome >> NEWS

中國木工機械企業進入第二次創業的時代

Time:2017-12-11 09:51:37 Visit:Number
  隨著家具及木材加工企業規模的擴大及市場需求的繼續增長,我國木工機械面臨數控拐點,中國木工機械企業不得不進入第二次創業的時代。 

    下游企業需求,創造巨大市場 

    盡管“工欲善其事、必先利其器”是這個行業的古老法則,然而在配置裝備方面,企業往往會在市場大勢做出與自身實力相匹配的利潤最大化選擇,選擇最優良的裝備并不一定意味著利潤,反而意味著競爭力的缺失。當勞動力成本足夠低的時候,企業為了實現自身的利潤目標,“人海戰術”往往才是企業的最優選擇。進口成套化的數控家具生產線價格動輒上億,僅僅每年的貸款利息就要數百萬,僅僅是貸款利息就可以聘請數百名員工;設備折舊及維修養護費用,也可以聘請數百名低成本員工。因此,在勞動力成本極低、市場對工藝精度要求不高的情況下,對傳統機械的選擇,往往優于對數控機械的選擇。 

    社會變遷迫使情況發生轉變。近年來,盡管中國各地的最低工資水平增長幅度不太大,但在中國家具及木材加工產業,由于需要大量雇用熟練技術工人,而這些熟練的技工工資水平往往超出各地法定最低工資水平的2到3倍,再加上全國各地的技術學?;旧喜慌嘤柤揖咝袠I的熟練技工,這些流動性極大的只能依賴企業培訓,不菲的培訓成本由企業支付;而員工跳槽之后,企業的付出往往就打了水漂。 

    以廣東為例,深圳的法定最低工資仍然不超過每月1000元人民幣,但要聘請熟練車間工人,必須付出每月2000元以上。加上最近持續的物價上漲,工人工資水平必然還有較大的提升空間。企業過去客觀存在的提高員工勞動強度和延長工人勞動時間的做法,在法律意義與現實意義上已經達到極限,因此,企業要提高勞動生產率,惟有依賴加強技術裝備來突破。盡管數控木工機械價格更為昂貴,但其高出傳統機械數倍的效率還是令不少企業主躍躍欲試。近年來某些規模板式家具企業,已經開始不惜工本地引進進口成套數控設備,或者采購少量數控設備來武裝企業的生產線,純粹是壓力使然。 

    數控核心技術仍掌握在外資企業手中 

    更為先進的數控設備漸漸受規模企業青睞,除了能夠提高勞動生產率的原因之外,還因為數控設備基本上杜絕了工傷事故的發生。在過去,家具企業的工傷成本相對較低,如果解聘因為工傷而導致10級傷殘員工的成本僅需2萬元人民幣左右;而在今天,員工的法律意識提高,各地傷殘賠償補助因為最低工資標準水漲船高,企業為員工10級傷殘所支付的賠償費用已經提升了3倍左右。由于許多家具企業的生產任務繁重,長期加班導致工人疲勞操作,工傷事故時有發生,由此招致的各種麻煩已經讓企業主不勝其擾。 

    在精密程度與出材率方面,數控木工機械令傳統機械望洋興嘆。近年來消費者對家具產品工藝要求持續提高,在提升工藝水平的綜合管理手段發揮到極限之后,惟有通過裝備的鳥槍換炮才能滿足消費者的挑剔的工藝要求。數控木工機械所生產的產品除了精密程度高之外,其品質遠較傳統機械更為均衡,避免了傳統機械不可避免的質量波動。當今的原材料價格已經面臨了數年的“牛市”,每一次價格波動都讓生產企業心驚肉跳,而在提高原材料有效利用率方面,數控機械亦有傳統機械不可比擬的優勢。 中國木工機械領域數控拐點已經悄然來臨 

    早在市場風向標的悄然變化之前,國內不少高等院校和科研機構已經未雨綢繆。盡管高校及科研機構在傳統木工機械領域缺乏興趣和準備,但作為機械裝備產業的高端領域數控機械領域,國家相關部委投入了足夠的重視。在金屬數控機械領域,中國有許多企業已經取得了實質性的突破。清華大學、東北林業大學、南京林業大學等高等院校和科研機構,在數控木工機械已經取得了相當的技術儲備,一待市場春江水暖,就可與企業攜手占領市場。而廣東馬氏等企業,已經依賴自身力量向市場推出了少量的數控木工機械產品。包括遠在內地的大部分職業中專,已經開設了數控機床操作教程,也為企業提供了大量的潛在人才儲備??陀^上化解或減輕了木工機械企業進入市場的服務壓力。 

    與傳統木工機械相比,國產的數控木工機械的價格是其5到10倍;而進口數控產品的價格又是國產數控產品的2到3倍。盡管數控木工機械在效率、安全性、精密度、出材率等方面全面勝出,但極高的價格門檻仍然使許多企業主望而卻步。但是,隨著數控機械的產銷量越來越大,機械軟件成本將被攤薄,這個價格有望被壓低。 

    從其他領域的機械裝備的經驗來看,期待掌握技術的外國企業主動壓低售價,無疑是鏡花水月,而外國企業的數控機械產品在售后服務成本亦很難降低。中國家具及木材加工企業要享有到更為物美價廉的數控木工機械,只能期待本土木工機械企業的取得漸進的技術突破和積累,或者與國外企業進行技術合作,才能迅速在中國普及數控木工機械。 

    沒有“山雨欲來風滿樓”,市場已經悄然變化,新的格局正在悄然孕育。中國木工機械領域數控拐點已經悄然來臨,許多木工機械企業將進行第二次創業,惟有能在數控領域有所作為的木工機械企業,才能經歷市場的大浪淘沙,續寫兩千多年來的魯班傳奇。

COMPANY | NEWS | PRODUCT | STRENGTH | HONOR | MARKETING | CONTACT |

Address: Xiaohan Village Industrial Park, Jimo, Qingdao, Shandong
tel: 86-532-88569373 email: [email protected]
Qingdao hawk machinery equipment co. LTD. All rights reserved

捕鱼赢现金